奥博平台

                                                                来源:奥博平台
                                                                发稿时间:2020-06-04 23:51:21

                                                                以国航为例,乘坐国航航班从美国飞往中国的话必须得在登机前14天连续填写海外健康码记录健康状况,在登机之前需要进行体温检测,在飞机内得全程佩戴口罩。而美国航司呢?到6月了还只是“建议”佩戴口罩,没有强制要求佩戴。这种对疫情防控不负责任的态度自然让中国民航局在美国航司的复飞审批上顾虑重重。

                                                                但随后美国政府宣布禁止来自中国的人员入境,就使得原本还算“市场化”的停飞,蒙上了一层浓厚的政治色彩。当时美国政府并没有宣布停掉中国航司的中美航线,让中国航司得以以巨大的代价执飞航班,维持必要的国际交流。而随着美国疫情的愈演愈烈,中美之间的防疫形势也随之逆转。

                                                                海外网6月5日电 根据巴西卫生部当地时间4日晚公布的最新数据,该国单日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30925例,累计确诊614941例,巴西成全球第2个确诊数超60万的国家;新增死亡病例1473例,累计死亡病例34021例。目前巴西死亡病例已超过意大利,位列全球第三。

                                                                而美国政府以诸多强硬手段威胁中国批准复飞之后,更使得复飞从一个技术性问题变成了一个尖锐的政治问题。在这样的环境之下,想要通过“极限施压”使中国批准美国航司复飞基本不可能了——过去两年的中美贸易战让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中国政府是不会对“极限施压”低头的。

                                                                特朗普主持的本届美国政府的一个重大议题就是中国,而伴随着因美国新冠疫情防控不利导致的全面失控,特朗普一直在甩锅中国并坚称美国疫情失控是中国的错——嗯,错的不是美国而是中国,这就是他所贩卖的理论。

                                                                在美国新冠疫情之中,美国航空业受创极为严重,近乎停摆,这使得美国航司面临几十年未有之巨大危机。股价暴跌、裁员潮、申请政府补助,诸多措施多管齐下也仅仅让美国主要航司们吊着一口气,而众多小航司的死亡则早已无人关注。

                                                                需要明确的一点是:中国政府从没停止美国航司的中美航线,只是在美国航司主动停止了中美航线之后想要恢复时没有同意。当然,中国作为一个主权国家,有绝对的权力可以停飞任何一班国际航班。美国航司有着停飞中美航线的自由,相应地中国也有不批准复飞的自由——毕竟中国不是一个“公共厕所”,也不是一个“殖民地”,让美国航司想走就走想来就来。

                                                                在1月底中国爆发新冠疫情之后,美国三大主要航司的员工要求公司停飞中美航线以确保员工们的身体健康。而在当时中美航线的客流量急剧降低,从经济角度考虑继续维持中美航线并不符合航司的利益。而且由于美国航司的机组人员平均年龄较高,属于新冠病毒高危人群,美国三大航司由于员工原因选择停飞也是可以理解的。

                                                                美国三大航司主要分布在民主党地区(图自民航资源网)这两天,黑人男子被警察暴力执法致死事件也点燃澳大利亚反种族歧视的怒火。英国《卫报》4日报道称,澳大利亚国内出现抗议活动之际,总理斯科特·莫里森当天表示,澳大利亚在有关领域也存在需要解决的问题,但他警告不应“将海外发生的事情引进到澳大利亚”。

                                                                在美国政府发出停航威胁之后,美股航空指数大幅上涨